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2019最后一天,我們想對城市說……│ 年度報告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1-10 11:03:42

三組關鍵詞,看見2020。

每經記者 劉艷美 楊歡    每經編輯 官遠星    

這是城叔2019年的最后一條推送。

此刻,你在哪里,和誰一起,迎接2020年的到來?

這一年,我們又迎來不少新朋友,也有很多老朋友依然不離不棄。一路走來,感謝你們的陪伴。

這一年,世界依然紛雜喧囂——

中美貿易摩擦終于在年尾迎來緩和消息,A股在3000點上下徘徊,“房住不炒”仍是樓市調控主基調,年度“神曲”《野狼Disco》橫空出世,視頻博主李子柒成為文化輸出典型,“國民老公”王思聰深陷債務危機,連馬云都說“2019年很不容易”……

這一年,我們用300多篇推文,記錄一個變革中的時代。

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寫道:“城市不會泄露自己的過去,只會把它像手紋一樣藏起來,它被寫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護欄、樓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線和旗桿上,每一道印記都是抓撓、鋸銼、刻鑿、猛擊留下的痕跡。”

城市在進化,人也在進化。即便走過那么多城市,聽過那么多聲音,我們仍禁不住不停追問:城市是什么?

這是城市進化論出發的初心,也愿我們能一直保有這樣的初心。

越來越大VS越來越小

截至2019年6月,中國共有672座城市,近8.3億人在城市生活。如今,這個數據又要刷新了。

8月,溫州龍港撤鎮設市,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城市”。

而根據國家發改委4月公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將“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落實非縣級政府駐地特大鎮設市”??梢灶A見,我們還將迎來更多新的城市面孔。

中國這場前所未有的城市化進程,還在繼續。

這一年, “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目標可謂貫穿始終。從4月的這份文件,到12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均一再重申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

與此相應,城市數量在增加,城市規模也在“膨脹”。

圖片來源:攝圖網

最直觀的指標是經濟基本盤。這一年,深圳超越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總量“第一城”,鄭州首次躋身GDP“萬億俱樂部”,佛山也只差“臨門一腳”;成都、南京表現穩健,GDP分別保持連續11個、10個季度8%及以上增速。

哪座城市經濟實力強,人口吸引力也就愈強。年初,西安、鄭州相繼宣布邁過千萬人口大關,下一個入圍的很可能是杭州。還有更多城市提出更長遠目標——西安、青島2020年常住人口目標分別為1500萬、1200萬,成都、武漢人口規劃則已分別設定在2300萬、2000萬。

越來越多的人居住在城市,必然伴隨著城市空間擴張。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都市圈是以大城市為中心的通勤圈,也是工作圈和生活圈。2019年,南京、鄭州、南昌、太原、長春等城市,都相繼提出通過都市圈做強省會、提升城市能級。

從中心城市到都市圈、城市群,城市“邊界”正變得日益模糊。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相繼發布規劃綱要,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兩個區域,開始新一輪區域一體化發展探索。

在人口增速放緩、老齡化加劇背景下,有城市在“擴張”,也必然意味著有城市在“收縮”。

2019年,“收縮型城市”首次出現在官方文件中。2萬元能買一套房的小城鶴崗,關于它的傳說至今仍在流傳。而一個重要背景是,2012年至2018年,東北地區經濟總量占全國比重從8.7%降到6.2%,常住人口減少137萬。

收縮型城市還有未來嗎?這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新課題。

立住人設VS撕掉標簽

萬物皆可標簽化。“電競之都”“消費之都”“網紅之都”……過去這一年,在傳統競爭領域之外,不少城市開辟出“第二戰場”——打造服務業新標簽。

據不完全統計,上海、廣州、杭州、成都、重慶、西安等城市都在發力電競,一些中小城市也加入“賽道”。但在大城市“攻城略地”同時,坐落在中小城市的電競小鎮卻正面臨洗牌。

在當前外部環境復雜、經濟結構調整背景下,消費的“基礎作用”被一再強調。根據商務部等14部門聯合發文,要用5年左右時間培育建設一批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目前不少城市都提出相關目標。

圖片來源:攝圖網

9月,中國內地首家Costco剛剛落戶上海;而在西三角,重慶來福士廣場開門營業不久,西安也傳出引入太古里消息,作為西部消費中心和西南生活中心的成都,消費實力也不逞多讓。

說到西三角,去年以重慶、西安、成都為代表,短視頻傳播讓這些城市一夜之間成為“網紅”, 今年趕上“末班車”的廣州,也選擇和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合作。

一些城市在奮起直追,還有些城市卻不得不感慨,為何“青春留不住”。今年全國90多家交通管理部門發布《2019五一出行預測報告》,作為“初代網紅”,十大熱門旅游城市中,桂林失去蹤影。

當下旅游消費仍在不斷增長,如何從一眾競爭者中,找到自己的特色,不只是桂林一座城市的考題。

和這些忙著“搶人設”的城市不同,一些已經“立住人設”的城市卻在嘗試主動打造新的標簽與定位。

當下,說到“互聯網之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第一反應都是杭州。無數人都在追問:“杭州為什么能夠誕生阿里巴巴?”更多的城市,則希望破譯背后的“密碼”。

杭州自己卻在忙著修正“標簽”。今年9月,杭州召開全面實施“新制造業計劃”動員大會,目標是,“形成數字經濟與制造業‘雙引擎’,再造杭州發展新優勢”。

貼標簽不易,摘標簽更難?;谪撁鏄撕灥目贪逵∠笠坏┬纬?,短時間內很難扭轉。“高校洼地”的名號,深圳被喊了很多年。從缺高等院校,到缺基礎教育,已經貴為“世界一線城市”的深圳, 如何“摘掉”這個負面標簽,問題似乎要留給2020年了。

城的尺度VS人的尺度

2017年起,“搶人大戰”開始頻頻出現在我們視線之中。從之前的“落戶搶人”到如今的“以房搶人”,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出臺人才購房政策城市有近40個。

兩年前,城市搶人大戰的“推手”是迅速崛起的新一線城市,如成都、西安、杭州,而2019年出現的城市搶人大戰不分伯仲,出現一線到四線齊上陣的局面。

圖片來源:攝圖網

整體來看,一線城市人才政策更多表現為對高端或特需人才的引進或重視,比如北京,強調提高“高技能人才”的政治待遇、經濟待遇、社會待遇;上海居住證轉戶籍年限從原來7年縮短為5年,核心人才進一步縮短為3年。深圳則在3月出臺政策,“來粵港奧大灣區工作的緊缺人才可享受個人所得稅減免”。 

對比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吸引人才的優勢重點在落戶、購房、補貼和保險,甚至是直接一次性給錢。比如天津本科大學以上學歷直接落戶;武漢非戶籍大學生購房享八折優惠;來杭州工作學生從本科、碩士到博士依次補助1萬、3萬和5萬元等。

二三線城市自知同等政策的吸引力度有限,則更重視在小細節上下功夫。比如前幾天,山東推出“泉城人才交通卡”,通過精準補貼,切實減輕年輕人經濟壓力;沈陽則在“人才驛站”為來沈陽面試的畢業生提供10天免費住宿服務等。

事實上,對于城市來說,核心競爭力是城市發展和個人成長潛力,包括第三產業發展水平、城內與城際交通通達度、經濟收入與消費力等,這些標準指向的是一個城市的舒適性和便利性。

如北京市委黨校(首都高端智庫)社會學教研部副主任吳軍所言,城市規劃與建設以及相關政策,應該供給和滿足人們這種對于美好生活的空間品質訴求。

“如果大城市想繼續維持現有的增長與繁榮,就必須有更多人持有生活在高密度城市里的意愿和沖動,而這種意愿與沖動的培養與塑造,城市舒適性和便利性起著關鍵作用。”

“看不見的風景,決定了看得見的風景。”城鎮化下半場,決定城市未來的關鍵,其實就是四個字——以人為本。但能不能真正做到,考驗著城市的智慧。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新型肺炎疫情330個城市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城市 2020 年度報告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2011年彩票销售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