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出租車拋棄打車軟件?京滬出租車網約化率僅20%

21世紀經濟報道 2020-01-07 10:10:56

在經受了網約車的巨大沖擊后,一些城市的巡游出租車在慢慢復蘇。

“開了一上午,就接到一個訂單。”北京的出租車司機老劉說。他的車上掛了兩臺手機,一臺滴滴,一臺嘀嗒,這是目前市場占有率最高的兩個打車軟件。

但乘客不這么認為。“我也想在高峰期打出租車,因為這個時間段出租車的價格比快車便宜,但是手機上很難打到。”乘客李帆(化名)說。

李帆的出行需求比較特殊,她家距離地鐵站2公里,走路15分鐘、打車5分鐘,有時候打到車,等待司機來接的時間就超過了5分鐘。

“打車軟件上也不是沒有訂單,其實對于出租車司機來說,用打車軟件接單的心態是:路遠的活搶著拉,路近的活沒人拉。”老劉笑著說。

網約車在國內出現已經6年多時間,這6年來,出租車與打車軟件經歷了轟轟烈烈的愛恨情仇。

2014年滴滴、快的上線后,出租車是平臺最早的運力來源,兩家開打補貼大戰爭搶出租車,一時間出現了路上攔不到出租車的情況。

此后滴滴分別與快的、Uber中國合并,出租車與快車成為競爭對手,很多城市的出租車公司陷入虧損甚至面臨生存問題。

2016年后,網約車政策明朗,各地開始管控網約車規模,傳統出租車行業得到喘息并慢慢恢復,兩種業態的競爭態勢趨于穩定。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2016年7月印發后,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新老業態融合發展成為政策鼓勵的發展方向。

業內普遍認為,用手機叫車早晚會成為巡游出租車的主要攬客方式。然而,3年多過去了,事實果然如此嗎?

打出租車和快車的是兩類人

巡游出租車網約化曾是政府主管部門、企業和用戶的共識。為此,少為人知的是,滴滴出行的出租車事業部曾擁有近千人的規模,且至今,滴滴出行對于出租車訂單也并不抽成,只收取極少的服務費。

然而,出租車司機老劉還是陷入了沒有訂單的狀況。

“平臺上的快車也得拉活掙錢啊,車多人少的情況下,平臺肯定優先給快車派活。”老劉懷疑道。

滴滴出行目前占有網約車市場80%左右的市場份額。傳統出租車行業也曾設想擺脫對滴滴的依賴,開發自己的打車軟件,這在上海、武漢等城市已經落地,但這種區域性互聯網產品還沒有成功先例。

嘀嗒出行占有網約車市場15%左右的市場份額,這是一個出租車和順風車打車軟件,不運營與出租車直接競爭的快車類產品。據介紹,嘀嗒出行已覆蓋了86個城市,擁有1.3億用戶,月活用戶超過3000萬。此外,還聚合了支付寶、高德、哈啰、攜程等流量入口。

“高峰期時,嘀嗒出行上的出租車日訂單量接近300萬,但這是在十幾億的補貼下砸出來的,補貼停止后,訂單數就下降了。”在1月5日舉行的“出租車新出行”實踐專題研討會上,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說。

3年多來,網約車巡游車融合發展的總體情況從數據可見一斑。根據交通部數據,巡游出租車仍然是目前城市出行的主要運力。國內目前約有140萬輛出租車,日訂單量超過5000萬,是網約車每天總訂單量的2倍多。

然而,如此龐大的訂單規模中,出租車的訂單網約化率卻只有5-6%。也就是說,100個出租車訂單中,只有5-6個訂單來自手機下單,絕大部分訂單還是來在路邊揚招。

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目前,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出租車網約化率相對較高,但也只有20%左右。

“經過這幾年的觀察,網約車與巡游出租車的用戶群體區隔較大,只有很小部分的重合。而大力推動巡游出租車網約化的結果,只能是揚招用戶習慣手機下單后,轉向使用網約車。”宋中杰說。

為什么不用手機打出租車

為什么出租車網約化率如此之低?

“由于出租車既可以路邊接單,也可以手機接單,這造成了打車軟件對出租車只能采取搶單模式,而不能采取對快車那樣的派單模式。”宋中杰說。這就造成了出租車司機“路遠的活搶著拉,路近的活沒人拉”的心態。

上海等個別城市要求打車軟件對出租車也要采取派單模式,不提前顯示乘客的目的地。

“但這種情況下,出租車司機即使接受訂單,也會以堵車等理由,誘導乘客取消訂單。”宋中杰說。

因為,巡游出租車即使完全不通過手機接單,也可以在路邊接單,且在繁華路段和打車高峰,路邊接單的效率要遠遠高于手機接單。

近日發布的《2019西安市巡游出租車數據報告》就顯示,西安市區巡游打車約耗時4分半鐘,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等待時間,有時甚至比手機叫車的等待時間還短,而2019年西安出租車每天平均能拉41趟活。

網約車還帶有明顯的零工經濟特點,2019年第三季度,深圳日均接10單以下的網約車占總數的55.4%。

出租車網約化率低的另一個原因是價格。出租車實行政府定價和政府指導價,價格唯一且定價機制僵化。網約車則實行市場價,且借助平臺可以實行動態調價。2019年7月,滴滴在北京調價,高峰期城區打車漲價,平峰期則降價。

出租車行業的價格機制改革則長期遲滯。在1月5日舉行的“出租車新出行”實踐專題研討會上,交通部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鐘朝暉介紹,除了體制原因,很多出租車公司只有二三十輛車,沒有動力和能力采用智能化管理系統與監管平臺。另外,目前的計價器的計價功能也不足以支撐動態調價和附加費用。

“把揚招用戶服務好、留得住”

根據交通部數據,全國巡游出租車日訂單量從6年前約6000萬單下降到了目前5000多萬單。在地鐵、網約車、共享單車的沖擊下,出租車如何突圍?

“巡游出租車最大的問題還是服務和行業效率。出租車改革發展之路,應該是好好提升揚招用戶的體驗,把揚招的用戶服務好、留得住。”宋中杰說。

但這終究離不開與互聯網、數字化的融合。

比如通過手機軟件打車,用戶實現對出租車司機的在線評價和投訴,改進了傳統電話熱線投訴的弊端。

對于揚招用戶如何在線評價和投訴,西安等地探索推出了“智慧碼”,用戶掃描車內粘貼的二維碼,可以得到同打車軟件一樣的在線支付、路線監控、評價投訴等體驗。

據介紹,嘀嗒出行上線了“打車助手”,用戶通過小程序,可以獲取1公里內出租車實時位置和預計到達時間,軟件可以為用戶規劃最佳打車地點,或給出揚招還是網約的建議。

在經受了網約車的巨大沖擊后,一些城市的巡游出租車在慢慢復蘇。比如深圳市已全部更換純電動出租車,且增加了6000輛運力,西安等地也在醞釀增加出租車運力。

一名業內人士認為,“城市出行已經進入了存量市場,巡游出租車面臨地鐵、網約車等沖擊的壓力并沒有變小,即使不從網約車平臺上接單,也要學習網約車平臺的運營,不提升服務體驗的出租車仍會被淘汰。”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新型肺炎疫情330個城市實時查詢

責編 王麗娜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打車軟件 京滬 出租車 網約車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2011年彩票销售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