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913萬人次被坑,特大套路貸黑洞!3.8萬股民揪心,上市公司實控人被“凍”!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1-09 07:15:19

每經記者 易望奇 易啟江     每經編輯 向江林 易啟江    

將貸款人家屬的照片PS不雅照惡意傳播進行催債,80后網貸業大佬虞凌云終究沒有逃過“償債”的命運,公安機關對他的清算,才剛剛開始。

全國特大網絡“套路貸”——“虞凌云案”是由全國掃黑辦督辦,該團伙在18個月內對913萬余人次實施“套路貸”犯罪活動。

然而,負責偵辦虞凌云案的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近日突然凍結了杭州上市公司華星創業的實控人朱定楷所持股份,價值數億元。

朱定楷,同樣曾巨資涉足網貸行業,2018年底才入主華星創業(300025.SZ,昨日收盤價5.43元),成為華星創業的實控人和董事長。

每經記者調查發現,朱定楷與套路貸團伙的首腦——虞凌云之間竟有多重密切關聯。

一個驚天大案,正逐步浮現!

虞凌云的套路貸黑洞

虞凌云,1981年3月出生,住浙江省瑞安市安陽街道,畢業于寧波大學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并獲得浙江大學EMBA學位。

圖片來源:掌存寶官網頁面截圖

江湖上關于虞凌云的故事很多。比如,為了犒賞一名得力干將,虞凌云就重獎了數千萬元,因為他知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經過名校深造的虞凌云,也算是學識不淺,隨便去哪家公司,都可以獲得一份不錯的薪水。然而,虞凌云并沒有走尋常路,他選擇了這些年最火的行業——網貸。

2011年,剛剛30歲的虞凌云展現出超出常人的商業頭腦,他創辦了國內首批互聯網金融平臺之一的溫州貸(后改名為掌存寶),是國內最早、最大網貸平臺之一,并宣稱取得連續多年蟬聯全國交易量第一的“傲人業績”,此后一發不可收拾;

2014年10月,虞凌云又創辦了口袋理財,很快又成為了業內知名網貸平臺,至今累計交易額達338.7億元。

圖片來源:口貸理財官網頁面截圖

對外用盡各種駭人聽聞手段催債的虞凌云,卻懂得對內拉攏人心。他會向骨干成員發放巨額獎金和提成,以此穩定組織。僅2017年至2019年1月期間,虞凌云就發給莊某獎金6800萬元、發給陳某獎金1300萬元。

虞凌云當初也許沒想到自己正在走上一條不歸路,他的放貸江湖里,在金錢滾滾而來的同時,充斥著血腥與暴力。以虞凌云為首的網絡套路貸團伙,“躋身”中國套路貸十大典型案例,該團伙案件由全國掃黑辦督辦。

正應了那句老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2019年3月25日,江蘇省泰州市公安機關打掉虞凌云“套路貸”犯罪團伙,凍結涉案資金9億余元(隨著案件進展,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達22億余元),抓獲犯罪嫌疑人200多人。

據公安部通報,2017年6月以來,犯罪嫌疑人虞凌云組織人員假借網絡借貸平臺名義,發布“低利息、無擔保”等虛假信息,誘騙借款人到平臺借款,借款時索取身份信息及手機通訊錄和通話記錄,放貸時直接扣除30%“砍頭息”,要求借款人償還全款,借款人無力償還時,對借款人以及借款人通訊錄中的親友、同事采用侮辱性語言、PS借貸人家屬淫穢圖片等軟暴力方式進行催收,逼使受害人交納高額“逾期費”。自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該團伙對913萬余人次實施“套路貸”犯罪活動。

2019年9月3日,公安部在河南鄭州召開全國公安機關打擊“套路貸”犯罪工作推進會,會上公布了“套路貸”犯罪十起典型案例,其中就包括虞凌云套路貸案。

虞凌云的觸角不止網貸,還有資本市場

虞凌云在資本市場的故事,源于引入報喜鳥巨資參股。

2015年5月,報喜鳥以5500萬元入股小凌魚金融信息服務(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魚金服),溫州貸和口袋理財統一交由小魚金服運營。

小魚金服設立過程中,虞凌云雖然沒有空手套白狼,但卻讓報喜鳥注入巨資。按報喜鳥公布的協議內容,在公司設立階段,注冊資金中,虞凌云看似是出了主要資金,出資額為577.5萬,占比57.75%;報喜鳥出資30萬,占比3%:

但根據協議,在增資階段,各方同意,報喜鳥以貨幣方式增資5470萬元,80萬元計入注冊資本,5390萬元計入資本公積金;報喜鳥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周信忠增資1367.5萬元,20萬元計入注冊資本,1347.5萬元計入資本公積。而沒有提及虞凌云須增資。增資完成后,報喜鳥僅占10%股份,虞凌云占52.5%股份。

制圖:蔡沛君

僅從該協議來看,投資完成后,小魚金服估值為5.5億元。虞凌云僅以577.5萬元的投入,獲得2.89億的估值資產。如果按公司實有資產(注冊資本+報喜鳥及周信忠增資)共計7837.5萬元來算,虞凌云以577.5萬元的投入、按52.5%的占比計算,獲得了實有資本4114.69萬元(7837.5×52.5%),投下去的資金瞬間翻了7番,增長超過6倍,可謂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出資近4年后,報喜鳥2019年2月擬轉讓小魚金服全部股權時,已是白菜價,僅以1000萬元轉讓。

而按報喜鳥官網當年的披露:報喜鳥布局金融投資近億元入股溫州貸,按這一投資金額算,報喜鳥的出資額還不止5500萬元,如今的轉讓價相對于當年投資金額,只能用杯水車薪來形容。

圖片來源:報喜鳥官網頁面截圖

看到昔日的合作伙伴因為特大套路貸深陷牢獄,不知道報喜鳥作何感想。

但4年期間,報喜鳥有沒有通過小魚金服賺到分紅呢?

每經記者查閱了報喜鳥2015-2018年共計4年的年報,根據年報披露,小魚金服2015年虧損1897.36萬元,2016年虧損3508.97萬,2017年、2018年則未予公布。

虞凌云曾經多種榮譽加身:年度浙江金融行業貢獻企業家、2016年度最具行業領導力大獎、年度金融科技新銳人物。然而,唏噓往事已隨風,不過黃梁夢一場。

偵辦虞凌云案的警方,突然凍結華星創業實控人的股權

樹欲靜而風不止。

負責偵辦虞凌云案件的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近日突然凍結了杭州上市公司華星創業的實控人朱定楷所持股份。

圖片來源:華星創業公告

華星創業的實控人朱定楷,也是溫州商界一位舉足輕重的大佬。僅高中學歷的朱定楷,不僅是上市公司實控人,還投資多家公司,西至遼闊新疆,東到繁華上海,都有其投資的身影。其還擔任上海市浙江溫州商會副會長、上海瑞安商會副會長等職。

圖片來源:同花順頁面截圖

朱定楷也曾大規模涉足網貸業務,雖然介入時機比虞凌云晚了幾年,但仍然享受了網貸最火的年代。

其投資的杭州速車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原名:溫州市融泰二手車商城有限公司)主要從事車貸業務,朱定楷于2018年5月24日退出。

朱定楷2013年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到他對P2P的看法

其投資的更大的網貸平臺是上海棕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且曾是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上海棕牛旗下有搜易借、現金俠兩大網貸平臺。上海棕牛2017年4月12日成立,注冊資本100萬元。搜易借自稱是智能貸款搜索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廣大上班族、個體戶、藍領等提供貼心的金融貸款服務,通過大數據和智能匹配技術為用戶推薦合適的貸款產品。朱定楷已于2018年4月24日退出,同日卸任法定代表人。

退出網貸行業后,朱定楷并未偃旗息鼓,而是攜巨資進軍資本市場,收購上市公司,瞄準了杭州的上市公司——華星創業。

上海繁銀是朱定楷專為收購華星創業而設立的公司。2018年10月8日,華星創業公告了上海繁銀的相關收購協議。2018年12月,上海繁銀以自有資金對華星創業進行增持,增持完成后上海繁銀持有華星創業15.63%股份。2018年12月20日,華星創業法定代表人變更為朱定楷。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頁面截圖

然而,僅僅過去不到1年,朱定楷實控的上海繁銀,其所持有的華星創業股份中的76%,就被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凍結了,所凍結的股份,占華星創業總股本的11.88%。而朱定楷在上海繁銀的股份占比,也剛好是76%。上海繁銀還有另外一名股東陳武,持股24%。

那么,這是否是定向凍結朱定楷所持華星創業股份,暫時不得而知。但上海繁銀所持華星創業股份不是第一次被凍結,其中第一次凍結、解凍、第二次凍結的細節值得關注。

10月11日,華星創業公告稱,控股股東上海繁銀所持華星創業股份被全部凍結。凍結執行人也是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但該次凍結于11月16日全部解凍。而大約1個月后再次凍結時,凍結比例即改為了76%。

截至2019年9月30日,華星創業股東人數為3.7505萬。

圖片來源:啟信寶

華星創業日前公告稱,控股股東初步判斷本次股份被凍結系上海繁銀涉及到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偵辦的相關案件,但未披露具體涉及到什么案件。

虞凌云與朱定楷的諸多交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到,虞凌云與朱定楷頗有交集。

交集一,朱定楷雖然只是高中學歷,卻與畢業于寧波大學并擁有浙江大學EMBA學位的虞凌云是老鄉,公開資料顯示他們均住浙江省瑞安市安陽街道。

交集二,朱定楷生于1965年,虞凌云生于1981年,兩人年齡雖然相差了16歲,但卻是老相識,早在2012年就曾一同合伙開公司,公司名稱是溫州縱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顯示,溫州縱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3日成立,注冊地址與虞凌云和朱定楷的住址同為瑞安市安陽街道,注冊資本100萬元人民幣。主營業務范圍包羅萬象,橫跨十多個行業:礦產品(不含煤炭)、有色金屬、鋼材、化工原料(不含危險化學品)、建筑裝潢材料、機電設備、成套設備、塑料制品、皮革制品、服裝、鞋、帽、針紡織品、工藝品、橡膠制品、家用電器、電動工具、衛生潔具、五金制品、五金交電、通訊產品(不含發射設備)、日用百貨批發兼零售;廢舊金屬回收;貨物進出口、技術進出口。該公司股東有金挺聰(持股34%)、蔡建芳(持股33%)、虞凌云(持股25%)、朱定楷(持股8%)。但公司存續不到3年時間,已于2015年4月14日注銷,注銷原因是決議解散。

圖片來源: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

交集三,2018年12月,華星創業聘任徐家琦(女)為副總經理,是朱定楷成為實控人后引入的高管。徐家琦1990年出生,本科學歷。

每經記者調查發現,徐家琦同時也是寧波凌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而虞凌云曾是凌魚投資的重要股東,但記者通過各種渠道也未能查到其持股比例。

2017年11月起,徐家琦任寧波凌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凌魚投資現在的法定代表人仍為徐家琦,虞凌云則于2018年1月11日退出,接手虞凌云股權的也是老相識——金挺聰,早在2012年就跟虞凌云和朱定楷一起合作開公司。

圖片來源:啟信寶

交集四,負責偵辦虞凌云套路貸案件的是姜堰公安分局,突然凍結朱定楷所持有的華星創業股份的也是姜堰公安分局,華星創業的公告稱:上海繁銀初步判斷本次股份凍結系上海繁銀涉及到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偵辦的相關案件,未來不排除公司控制權發生變化。

華星創業知情人士:實控人與虞凌云有過合作是事實

虞凌云與華星創業實控人朱定楷頗有交集,而偵辦虞凌云案件的姜堰公安分局又凍結了朱定楷所持有的華星創業股份,那么,虞凌云套路貸案件與華星創業到底有什么關系?

對此,每經記者上個月11日聯系上了華星創業的知情人士,發去了以下采訪提綱:

1、貴司實際控制人朱定楷曾與虞凌云有過合作,比如雙方均系溫州縱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股東,而虞凌云“套路貸”案件也系姜堰分局偵辦,請問上海繁銀所持股份被公安機關凍結,是否與虞凌云“套路貸”案件有關?貴司實控人是否在從事網貸業務?

2、工商資料顯示朱定楷先生持有上海繁銀76%股權,而姜堰分局本次凍結的股權,也是占上海繁銀所持股權的76%,請問是只凍結了朱定楷本人所持華星創業股權嗎?

華星創業的知情人士回復記者稱:(實控人)與虞凌云有一些合作是事實,上海繁銀也不否認,不過從未見過虞凌云來過上市公司。

對其他問題,這位知情人士未予回復。

記者上個月11日將采訪提綱發給華星創業,但公司不予答復。

當月16日,有第三方聯系記者,表示朱定楷愿意接受采訪,并將朱定楷的手機號給與記者。每經記者向上市公司方面證實,該手機號確實屬于朱定楷。記者隨即撥打華星創業董事長朱定楷手機,在電話中,他表示,希望記者去杭州和他見面溝通、采訪。每經記者于17日凌晨兩點飛抵杭州。

但此后卻遭遇對方的多次反復和變卦。

17日9點30分,記者聯系朱定楷指定的聯系人,約定當日上午去華星創業在杭州的辦公室附近采訪。11點30左右,華星創業董秘張艷聯系每經記者去附近某茶樓,等朱定楷過來接受采訪。但記者到達后,又被告知朱定楷不在杭州,大概在傍晚黃昏時候才能來。

記者返回酒店。

17日下午5點30左右,董秘張艷聯系記者,說朱定楷已經到杭州。記者于下午6點25分左右到達約定見面的茶樓,見到了朱定楷及其助理陳姓男子、董秘張艷、行政經理張萬燕等5人。記者多次表示將打開錄音設備,開始對朱定楷進行采訪。但朱定楷和張艷均未同意,朱定楷表示不接受正式采訪,只愿意和記者見面溝通。朱定楷說,現在上市公司大股東上海繁銀的股權被警方凍結,他的壓力很大,希望記者不要報道。反復溝通之后,朱表示同意讓董秘張艷18日書面回復此前的采訪函內容。

2019年12月18日,華星創業控股股東上海繁銀對相關問題書面回復如下:

朱定楷先生目前未從事任何網貸業務,且上海繁銀科技有限公司及朱定楷先生本人未收到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的通知。上海繁銀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朱定楷先生未收到與凍結相關的書面通知。

雖然杭州之行沒有獲得更多突破,但每經記者多方調查,從知情人士處獲悉朱定楷與虞凌云其實是親戚關系。記者隨后電話向朱定楷求證,朱定楷親口告訴每經記者,他與虞凌云的確是親戚關系。但朱定楷也告訴每經記者,他沒有參與到虞凌云套路貸案件,“要不然也就不可能坐在這兒和你見面了!”

律師:警方凍結股權什么原因?

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郭剛律師認為,依據《中華人民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的規定,公安機關只有根據偵查犯罪的需要,才可以凍結相關股權。如果一家公司控股股東股份被警方凍結,這至少說明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涉及刑事案件。具體到華星創業控股股東來看,朱定楷在上海繁銀所持股份與警方凍結的股份都是76%,個人認為巧合的可能性較小,應屬定向凍結朱定楷所持有的部分。

某知名律師事務所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律師接受每經記者采訪時認為,控股股東股權被凍結,不排除控股股東對外涉嫌負債或者涉及刑事案件等情況,但偵查階段的案件,披露的信息還是比較有限的,具體凍結的原因還得看相關公告。而根據華星創業的公告,上海繁銀以及實際控制人朱定楷最近一年不存在大額債務逾期,不存在因債務問題涉及的重大訴訟或仲裁情況,那么有可能就是涉及刑事案件。

至于警方凍結的上海繁銀所持華星創業76%股份,是否就是朱定楷所持有部分,上述律師認為,這種可能性非常大。不過,還有待警方披露具體凍結原因。

四川路標律師事務所李凌鵬律師分析認為,朱定楷目前人身自由,可見他本人沒有涉案,只是股份涉案,這就有可能是收購華星創業資金來源出了問題。如果上海繁銀收購華星創業的資金其中有一部分是來自虞凌云,那么,警方在偵辦案件過程中,出于追贓的需要,也可以凍結上海繁銀持有的華星創業股份。但只是說理論上有這種可能性,實際情況如何,需要看警方的通報及上市公司的公告。

每日經濟新聞將持續報道這一事件的最新進展,敬請關注!

記者手記:一條跨年稿件背后

2019年7月下旬,記者注意到泰州發布披露了一條消息:"今年4月底,江蘇省泰州市姜堰區公安局歷經4個多月縝密偵查,偵破'12·17'專案,成功搗毀一特大網絡'套路貸'犯罪團伙,目前已抓獲包括虞某等主要成員在內的犯罪嫌疑人197名。據初步統計,該團伙自2017年至2019年初,在短短2年時間里循環累計放款金額達170億余元,非法獲利23億余元。"

對于這個消息,可能大家最初看到時除了感慨一句套路貸真是暴利(因為警方沒有披露更多的信息),可能就只能坐等吃瓜。作為曾跟蹤研究這一行業多年的人,記者看到主犯虞某,下意識想到了一位互金行業大佬——虞凌云。

其后便是漫長的調查求證過程:查閱工商信息,比對蛛絲馬跡,尋找知情人士,監控案件進展……

其間,一家杭州上市公司股權被警方“凍結——解凍——再凍結”的戲劇一幕,又為我們提供了新的方向——自然,接下來又是新一輪調查求證過程。

直至2019年12月中旬,記者趕赴杭州,與上市公司實控人當面交流,整個調查過程已歷時近5個月。

當下,還有多少媒體愿意用5個月的時間去追逐一個事件的真相?答案或許會比較殘酷。但至少,還有我們在堅守!

視覺:帥靈茜 排版:何小桃

新型肺炎疫情330個城市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2011年彩票销售额